嘛,此文內含大量劇透、圖片。啊,不。根本是完整遊戲內容,有心臟疾病、不想被雷者不宜觀賞。

繼上一篇《屍體派對:血之覆蓋 Chapter 1 食完心得 – 來自天神小學的怨靈》,我又很快地去完結 Chapter 2 了,該怎麼說呢……,赫然發現,故事中有許多地方、場景是有前因後果的。

 

Chapter 2 的序幕是第一章的直美與世以子,在學校內的日常交談為主,當然直美那誘人的屁股(?)再次被世以子調侃了。不過直美竟說將來想生四個孩子這種豪語!我說哲志真是幸福啊。

話才說一半,這些回憶就被現實給沖碎,映入眼簾的是世以子上吊的畫面,直美只能崩潰得大哭。

 

Chapter 2 的主題曲我覺得更詭異了……,結尾就是 Wrong End 的旋律。

 

 

三人的冒險,不對,是 2+1 !

不同於Chapter 1 ,這次是三人的冒險!人多總是比較安全,對吧?對吧?畢竟已經有前車之鑑了,世以子就是因為和直美一時的爭論,分頭探尋出路,最後導致死亡的,那麼多人一起走總該比較安全吧?

第二章,主要由良樹、步美、結衣老師來冒險,才剛進入這棟詭異的學校,外面就出現人的呼喊聲?結衣老師憑著老師的身分,自願去外頭探探真假,出乎意料地。一開始就有一個人脫隊了。想當然耳,這絕對不是件好事。

 

 

結衣老師大進擊

易開始果然要操作單獨離去的結衣老師。路途中基本上沒什麼特別之處,不過三樓明寫著「教師是禁止進入」,顯然這層果然有「東西」在作祟。

而之後繼續地區探索,遇到了小幽靈,從沒見過幽靈的結衣理所當然的嚇了一跳,又被小幽靈調侃了幾句:

「……不繼續待在教室裡,三人抱作一團原地發抖了嗎?」

接下來又是講解現狀的時間,由於大部分對話都相似,我就不再貼圖了。

因為,「多重封閉空間」的關係,這裡所能接觸到的聲音無法確定是從未來或者過去傳來的,但結衣老師仍不放棄地請小幽靈讓開,讓她去尋找她的學生們。

結果……

一眨眼,變成紅火球了!先前提到,校內幽靈也是有善惡之分的,藍色代表善意,紅色則反之,剛剛還是藍色的幽靈,果然積了長年的怨恨轉變成紅色幽靈了!

由她的對話可知,那小幽靈疑似是生前遭到霸凌的學生,又被老師所漠視,所以變的憎恨老師這身分的人。「問題學生」在老師眼裡是個麻煩的存在。不管在現實或是遊戲裡……

「……老實點,說救救『我』吧,你肯坦白的話,我就救你哦。」

「……簡直跟被踩爛的青蛙一樣呢。」

不得不說,這是有點釣魚的對話,但是深愛學生的結衣老師,仍希望她能救救學生們,遭到許多利器重壓背上的結衣老師,生死未卜

 

 

結衣久久不歸,我要去找老師!

由於老師出去很久,毫無消息(原因上面提了),於是接下來毫無意外地是兩人的冒險。這些先告知一下,把文字寫在講桌上是有意義地,在這扭曲的空間中,唯一能聯繫的方法就是如此。意即,其他空間中也有機會看到講台上的文字。(第三章)

 

 

如果有哲志在就好了

其實他倆的冒險一開始挺平凡的,途中遇到死人骸骨,良樹不免想起了哲志,另外在之後,步美也說了同樣的話呢。另外還記得右圖那位置嗎,原本是一個妹妹(?)的屍骨,還留下線索給玩家,不過在第二章時變成了一個紅火球,可見她對她姊姊是有怨恨的。

 

 

幽靈男孩?絕對不要跟他對視!

之後在一樓進入了一間教室,兩人立刻感受到了異樣感,果真深入沒多久就看見一個全身散發螢光小男孩坐在那兒,不用多說,他是幽靈。

這時,也不知道步美是否有通靈能力?還是害怕?不管哪個都是給玩家一個很大的警訊:

「不行……絕對,不要跟他,對視!」

基本上從他眼前經過是沒有困難的,那假如去看看他呢?秉持著冒險犯難的精神,就是 Wrong End 啦!

稍微介紹一下這為小男孩,他是多年前遭教師綁架的學生之一,當然舌頭也被割掉了,所以講話有些不清楚。現在出現在這裡,就結果而言也是個怨靈。一旦與他對視,就無法移開視線了,而身體也不聽使喚,最後下場就是活埋。

「咚咚……沙…沙…沙…」

不管是單獨良樹面對他,或兩人,命運都是相同。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第二章最討厭的地方就是,等等他會跑出來,在走廊上跟你玩追逐遊戲。

 

 

崩潰……Wrong End

從那教室出來後,步美就崩潰地跑走了,當然真正的任務是要把他找出來,再接續劇情,但由於第一次玩的我,直接繼續劇情,導致了 Wrong End 。

Wrong End 是這樣的:經由一些機關開通了往右邊的道路,此時恢復正常的步美極欲尋找良樹,沒想到身後突然射出了一把利刃,將他一分為二,之後良樹驚見步美死相,卻也遭受同樣下場。這件事情又告訴我們,果然一個人走沒好事啊

 

步美被附身?

步美崩潰地離開後,身為男士的良樹當然要奮不顧身的去找他啦!原來步美躲在玄關的小角落,但是樣子似乎怪怪的啊?嘴邊不斷尼男著莫名奇妙的話語,這是……被附身?更詭異的是,又突然地恢復正常,然後其中記憶全失。

 

 

放在學校的蠟燭原來是這樣來的啊!

在屍體派對裡,學校很多地方皆放有蠟燭,供玩家用來存檔。而這些蠟燭原本不存在的,是經由步美留下來來讓其他主角群發現蹤跡,以此推測,美有極大的可能第五章才死,或根本不會死(純屬個人推測+她是最正的女角了啊!)不然的話到第五章前,一些未探索地區要怎麼存呢?

另外還有一點,陸續調查路上的白骨,有幾個會另外說出「刻命」,這究竟代表什麼意思呢?好吧這大概第三張就會揭曉了。

 

 

步美再度崩潰

好的,又到了大家最喜愛的廁所情結(?)。男廁洗手台上有鏡子,前去調查會觸發劇情,良樹看著鏡子,映出了步美對著地板發笑的詭異畫面,隨即又突然正常的回問什麼。

難道這就是反差萌嘛?玩到這裡我也不小心發笑了一下。

男廁的第三間仍然會有男生的聲音,而走到女廁時,看見了案發現場!不過只有黑影罷了,果真不同空間層無法直接會面。此時,不知為何,步美突然跪地發吼,有一股很深的思念傳入她的身體裡。

之後步美就開始發瘋地亂喊、隨意地亂走,這時候其實可以直接下樓,聽說是個 Wrong End ,不過不知道哪根莖不對,盡然往回走去廁所,那個世以子上吊的地方。

一團漆黑。

 

 

問題學生,良樹

良樹過去是個問題學生,抽菸、打架,老師眼中麻煩的存在,曾經有過人渣體育老師找他麻煩,諷刺、指責他的父母,當然這相當令良樹不滿,吉將爆發的心思,萌生了毆打老師的想法,可是這時,班長步美出現替他解圍,支開了體育老師。這裡體育老師露出猥褻的笑容說出:

「要是有什麼煩惱,隨時歡迎來找我哦!哈哈哈」

果然是人渣(?)。

 

 

步美恢復理智

回想起過去的良樹,猛然認為現狀不太好,於是抱著失控的步美(吃豆腐)懇求她清醒,當然這種劇情會讓她清醒啦。

「你要是變成這樣……就毫無意義了啊!」

令步美濕控的原因多半是寄宿在這所小學的思念,剛到廁所,也就是友人世以子死亡之地,那思念更加強烈,步美無法承受這股重量,使她暫時性的失去意識。

 

 

繭?!兩位小幽靈

場景轉到保健室,果然保健室一直都是很詭異的存在,從第一章密室逃脫遊戲,這就不是什麼好地方。第二章,這個空間原來還有另一個同學在,那就是繭。不過,首次看見她就被兩個小幽靈圍繞,這是怎麼一回事?

前面都可以看到,通常這些藍色小幽靈跑出來都不是好事,可繭卻說:

「……沒事的,這兩個孩子心腸並不壞」

這句話先暫時保留,沒想到,兩位消優靈好像控制住繭的意識,眼看此情景的良樹和步美有什麼辦法呢?

 

 

「幸福的幸子小姐」作者 – 七星

還記得第一章,故事起點就是因為完成了「幸福的幸子」,莫名其妙的墜入了天神小學詛咒嘛?那個咒語的作者就是這位「七星」,可是,天神小學總是瀰漫著死亡氣息,除了主角群外都沒見過活人,也就是眼前這位七星,

已經死了。

不過除了死魚眼外,還留有意識,能正常地溝通,她提供了良樹、步美一個方法,就是取得加害人的懺悔與弔唁受害者的亡魂,那麼就能從這地獄離開。

 

 

特殊事件 – 犧牲者手記

Chapter 2 和 Chapter 3 有個特殊的調查物品,就是犧牲者手記。散落在整章各處,總共有5篇,須依照順序閱讀,在某個地方有個告示,提醒玩家:

「絕對不能讀到最後」

受詛咒的死前訊息,究竟會對玩家帶來什麼樣的結局?讓我們來看看吧。

 

犧牲者手記(1/5)

 

我今天把朋友,吃掉了

因為肚子餓了,沒有辦法

變成這樣,也都是為了活下去

向等著我們回去的人報告一聲,比較好吧

我們決定進行石頭剪子布,輸的一方就將對手吃掉

我輸掉了

用血將乾涸的喉嚨滋潤,用肉將生命延續

這血肉,剛才都還和說著話的那傢伙的生命

緊緊連在一起,現在我們融為一體了

這樣想著,眼淚無論如何也止不住

因為死也要死在一起,所以我帶著那傢伙的眼球上路了

為了保持正常,我想盡可能的留下些書信

犧牲者手記(2/5)

 

我的手上,

緊握著活著的同伴,活著的同伴身體的,一部分

拿著那傢伙的頭,連帶著的器官,步行著呢

眼球原來是,這樣重的啊

我就像為了確認硬質感似的,不斷地捏握著,使其漸漸變得虛弱

犧牲者手記(3/5)

 

……為了和那傢伙,一起逃脫這裡,我們探索著這所校舍

不行了,越是掙扎越是只有,悲慘的事情發生

難以忍受的喉嚨乾渴和,胃想要萎縮崩潰似的感覺,這個空腹的感覺

每一刻膨脹上來,就會又黑又重地壓在我眼前

多虧了和手上的,那傢伙的,眼球對話,我才能保持正常的意識

別這樣看著我啦,要是我成功脫出的話

你的遺書,我一定會送到你家人處的哦

犧牲者手記(4/5)

 

……感覺留下手記的我的,手好像塗著血一樣可口,這不過是我的錯覺

你們襲擊了我,所以我的肚子又餓了

不能這樣。不好好保持著精神的話,對那傢伙的歉意就

不能成立了。我用塗著血的手,靜靜的喝下了捏碎的東西

犧牲者手記(5/5)

 

……如果有人讀到了這裡,

……那麼忠告你,

……你不會得救,

……什麼也不會給你,

……無限繼續無為,永久繼續的拷問,

……你所在處的正體就是這樣的地方,

……再也忍受不了飢餓和乾渴的,我

……又再次撲向了,那傢伙的遺體,

……舌頭的味覺,早就沒有了,

……只是把肉和水分,向胃中不停的塞入,

……我再次在他面前,許下誓言,

…原諒我,

…原諒我啊。

 

閱讀犧牲者手記第五篇時,糧署不知不覺,就成為了「主角」,他吃了步美,意直到回神才發現,不過看了遺書後,又無法克制地再次咀嚼……

 

 

 

文化人偶的思念

經由保健室事件後,為了尋找加害人的懺悔,良樹與步美在路上發現了文化人偶這玩意,組裝起來,它竟然說話了?話語中,傾訴著自己的善意與懊悔,說明自己是個好人,聽起來就像犯人的話語?但犯人是誰,還不得而知。

而根據七星的話。「犯人的懺悔」能弔唁亡靈,那麼事不宜遲,立刻去拯救繭吧!

 

 

肉塊

拿著這個會講話的文化人偶「懺悔之心」,回去保健室給兩位小幽靈聽,本來憤怒的靈體,瞬間出線柔弱小女孩的哭腔聲,步美見狀安撫著他們,希望他們能成佛,但是,說時遲那時快,出乎人意料的事件發生了。

兩位原本平穩的小幽靈,突然地拉著繭的身體出去,剩下呆愣的良樹與步美留在保健室,室外傳來繭的哭喊聲。隨著一個強大的碰撞聲停止。立即跟隨出去的兩人,可以看到的只有血漬斑斑的牆壁和一堆不明肉塊,想當然,這是……

 

 

這是殭屍嘛?

無法接這個事實的步美,崩潰的逃跑了,留在原地的良樹,背後出現一個巨大的身影,殭屍?紅色眼球佈滿血絲,重重的往良樹的後腦捶下去,暈倒的良樹遭拖行離去,難道他就是這一切的犯人?

 

 

結衣老師大復活

看來小鬼火也不完全是個壞人,最後還是放了結衣老師一馬,於是結衣老師站起準備拯救世界了(?)。

「各位,我一定會帶你們回去……」

雖然已經來不及了。